难忘的黑白照片

2018年第10期

【字体:


  过了6月,干爹就是70岁的老人了,看着他挂在床头的那张黑白照片,我的思绪又回到30多年前……

  小的时候,由于家境贫寒,我几乎是在半饥饿的状况下成长的。由于营养不良,我从小体弱多病,常常被母亲背着去镇上看病,为此母亲没少抹眼泪。母亲在村人的建议下给我认了一门干亲,说是这样好养活。5岁那年的一天,我家来了一位陌生的男人,他高大健硕,头发微卷,浓浓的胡须,面带微笑。父亲抱着我急忙说:“袤娃,快,快叫干爹!”我不知缘由,甜甜地叫了一声“干爹”,乐得他都不知咋答应了。

  干爹无儿无女,比父亲小一岁,他家与我家相距不到5里路。干爹想我了就过来抱我去住几天,在那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