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的客

2018年第9期

【字体:


  六岁之前,我没有回过家。准确地说,我没有回过那个有父母在的、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我出生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而且很不幸,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孩。所以一生下来,我就从出生的地方直接被抱到了姑妈家,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亲生父母一眼,没有到本应该属于我的家待一秒。此后,我就在姑妈家住了下来,但并没有叫姑妈为“妈妈”——父母觉得我是他们的骨肉,他们没有打算抛弃我,想等到条件合适的时候接我回去。也许他们觉得这很情深义重,甚至是一种恩赐,但在我看来这个决定却是导致我整个童年都不快乐的原因。

  我不是姑妈家的孩子,我能喊出的最亲近的称呼是“姑妈”“姑父”,而不是像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