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坚持做细活的“粗人”

2018年第6期

【字体:


  我婆子妈是个地道的农民,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她勤奋持家,种地打柴,手脚利落,不输男人。她经常调侃自己是个粗人,大字不识一个,也没见过啥世面,如今上了年紀,身体发福,彻底变成了五大三粗的老婆子。

  虽然我婆子妈总说自己是个只会扛锄头的粗人,但是她的心思却很细腻,不管做什么事都做得很认真,她还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做一门细活——针线活。每逢下雨天,我婆子妈就会在家里做针线活。屋檐外细雨如丝如缕,雨水聚集在房顶的青瓦上飘落下来,滴答轻响,屋檐下婆子妈的针线轻扬浅出,圆片老花镜下嘴唇抿成弯弯的弧度,神情祥泰温和。大麻猫和黄毛狗静静地躺在婆子妈的脚边,似睡非睡地闭目养神,画面十分宁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