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爸

2018年第5期

【字体:


  30年前,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啼哭声,我呱呱坠地,但我的降临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一丝的欢乐和幸福,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在当时的东北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还很严重,我的出生是那么不合时宜。

  父亲没有看我一眼、抱我一下,听到接生婆说是个女孩后,他扭头摔门而去,到街上的小酒馆里借酒浇愁去了,留下母亲坐在炕上号啕大哭。我,一个刚刚来到人世的女婴就这样成了父母心头上一片挥之不去的愁云。

  我满月后,父亲开始策划着将我送人,并已找好了收养我的人——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妇。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姐姐,如不把我送人就要不了二胎指标,父母就没有生儿子的机会了。尽管母亲有些舍不得,但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