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失去记忆的一小时

2018年第4期

【字体:


  我的尾骨处长一囊肿,已有5年之久,发作时坐立不安。因战争的创伤,我身上遗留下3处刀疤,不想再挨一刀,遂采取保守治疗。正所谓养痈遗患,囊肿在体内化脓成疮,不得已,2015年我选择手术根治。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尤其对高位截瘫的我来说,全麻醉的风险系数会更大。被扒光衣服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泪眼注视着身旁的妻子和儿女,真担心那麻醉药进入身体后如安乐死一般,让我从此告别这个世界。

  想到我将失去记忆一小时,我首先想起时年85岁的老父亲和88岁的老母亲。

  1979年2月,我服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4军接到出征南疆的命令,我瞒着父母上了前线。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