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总是穿着天使的外衣

2018年第2期

【字体:


  我和苏小琳大吵起来,原因是我喝了点酒,因为不胜酒力,我把袜子随便丢到了沙发上,在洗脚盆里胡乱地把脚沾湿,然后就摇摇晃晃地栽倒在床上。

  苏小琳不依不饶,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拽起来,非让我去洗那双臭袜子不可。

  我忍无可忍,我受够了这个给我当了七年老婆的泼辣货。借酒壮胆,我挥起拳头毫不客气地痛打了这个一贯飞扬跋扈的女人。

  开始时,苏小琳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可是没过多久她就转守为攻。我向后退缩着,一直退到厨房里。苏小琳余怒未消,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敲碎了一个醋瓶子。顷刻间,握在她手里的大半截瓶子像龇牙咧嘴的怪兽一样在我的眼前乱晃,我怒火中烧,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