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吻

2018年第1期

【字体:


  在女人生了孩子基本上就只能围着家庭转的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母亲绝对算是另类了。生下我不满3个月,母亲就把我丢给奶奶,忙着去处理她工厂里的业务,这个工厂是她费尽心力刚刚建起来的厂子。结婚后,尽管父亲逐渐接手了厂里的事务,但很多事情还是离不开母亲,需要她亲自去解决。

  奶奶的思想很传统,她认为女人还是本分一点好,安心地在家里相夫教子才是正道。母亲在生下我后答应奶奶,她会放手把厂子交给父亲,然后慢慢回归家庭,让奶奶给她一点时间。只是没想到,母亲口里的“一点时间”却是遥遥无期。

  整个童年时期,我对母亲都没有什么印象,她常常两三个月才回家一次,即使回来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