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去的父母做自己的“孩子”

2017年第8期

【字体:


  去年秋天,一個人在老家独居的母亲不慎跌伤了腿。母亲出院后,我担心她一个人住不安全,就将她接到了自己家。

  将母亲接来后,为了照顾好她,我专门为她请了一位保姆。没想到的是,保姆没干几天,母亲就将她骂走了。因为保姆的事,母亲还迁怒于我,数落我太狠心,说我看她老了,是个累赘,不想伺候她,将她丢给了保姆;还说我将她接来,分明是心不甘情不愿,如果我嫌弃她,她就回老家去……

  见母亲边痛心疾首地唠叨,边摸索着找降压药,我慌了神儿。为了让她安静下来,我忙向她道歉:“妈,我错了,请保姆没有考虑您的感受。好了,以后我不会这样了,工作再忙,我也亲自照顾您。”最终,在我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