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喊我一声小名

2017年第7期

【字体:


  听母亲说,外婆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乡的美人坯子,每天上门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外婆总是闭门不见。原来,外婆的心中早就有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来村里唱戏的小生。天天晚上,那小生跑到外婆的窗前唱戏。外婆躲在窗后,听得脸红心跳。终于,外婆将窗帘悄悄掀开一条缝,轻轻地说了声:“进来吧,门虚掩着呢,再唱,全村人都听到了。”从此,俩人琴瑟甚笃。

  不过,在我的印象中,外婆一直很老,黑白相间的头发,绾着高高的发髻,脸上有老年斑,穿着灰布褂,很难看出她年轻时美貌的影子。

  我对外婆一直很排斥,觉得她很土,我几乎没有给过她笑脸。可她却一点也不计较,嘴里总是外孙乖、外孙听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