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了二十年的泪水

2008年第2期

【字体:


  一滴泪落下,到底得多久,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母亲滴下那颗泪,用了整整20年。

  母亲出身贫寒,姊妹很多,为了让生活能好些,她千里迢迢嫁给了远在新疆农场干活的父亲。但生活却并没料想的那般好,随着哥哥和我的相继降世,家里的生活更加艰难了。我刚满月时,母亲发现我对光线反应特别迟缓,眼球上长了一层浑浊的白膜。焦急的母亲领我到医院仔细检查,医生告知这是重性白内障,由于是先天性的,能否治愈不好定论。

  

  这样的诊断结果让母亲不知所措。为了给我一个良好的治疗环境,1985年冬天,我们全家又迁回了胶东老家,唯一的家当是一个木制的大板箱。父母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